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灰飞烟灭

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灰飞烟灭 (第2/3页)

令,那就是让他从解体的前苏联手中,搞到一枚核弹。

做了一辈子暗杀和情报工作的宇文乔山,在地下世界的名声还是很大的,费了一番功夫之后。宇文乔山还真的办到了这件事,那核弹就是现在场内的这一枚,却是通过宇文乔山之手,流入到武道空间的。

宇文乔山做了几十年的杀手组织的负责人,从未在人前显露过自己的身份,但秦风不认识宇文乔山。宇文乔山却是认识秦风的,他手上就有一张秦风的照片。却是秦风在京城《真玉坊》开业时的一张合影,那时的秦风和现在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变化。

从孙子惨死之后,宇文乔山经过多方探查,发现秦风是杀死孙子的最大嫌疑者,而且手上似乎还有索命针,以宇文乔山的聪明,马上就猜想到了自己在大陆的那个师父身上。

由于秦风不在京城。加上胡保国那段时间住在四合院,警卫比较森严。宇文乔山不想打草惊蛇,这才定下了计策,想通过在澳岛的动作将秦风吸引过去,从而为孙子报仇雪恨。

只是宇文乔山没有想到,他在日本的靠山中野家族,却是在这个时候下达了征召令,命令他要立即前往武道空间听命。

无奈之下,宇文乔山才离开了澳岛,但更让宇文乔山没想到的是,他竟然在这里见到了秦风,而秦风的修为却是让他望尘莫及的,所以为了薄性命,宇文乔山也只能装疯卖傻装做听不懂秦风的话了。

“大辅阁下,如果你把这个人交给我,我就放你们走……”

秦风冷笑着看了一眼宇文乔山,既然他不承认,干脆就直接向鸠山大辅要人好了,而且秦风的这句话还设了个套,他只说他自己放鸠山大辅等人走,并不代表其余人不能留下他们。

“嗯?你此话当真?”

此时内心也是有些慌乱的鸠山大辅,并没有听出秦风的语病来,急于脱身的他连忙说道:“这个人是中野家族外围组织的人,可以交给你来处置,只是希望你别冤枉了他,乔山君未必是你要找的人……”

虽然还假惺惺的给宇文乔山辨别了几句,但是鸠山大辅的这番话,已经是将宇文乔山给彻底抛弃掉了,对于他而言,别说只是一个外人了,就算是自己的至亲之人,鸠山大辅也会毫不犹豫做出同样选择的。

“中野乔山先生,请过来吧……”

秦风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我会先废掉你的修为,然后慢慢的询问你,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宇文乔山,如果不是的话,我秦风自废修为向你赔罪……”

秦风话声一落,日本一方的武者,均是一脸怜悯的看向了宇文乔山,作为一个武者最悲惨的事情,莫过于被废掉修为了,更何况是一位化劲高手,废掉修为甚至比杀掉他还要令人难以接受。

“废掉我的修为,你以为你真的能办到?”

在秦风和鸠山大辅商议好处置宇文乔山的办法后,原本装作听不懂汉语的宇文乔山,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,笑声停歇之后,宇文乔山用手指着鸠山大辅,开口说道:“我就知道你们日本人靠不住,果然是卸磨杀驴的节奏啊……”

“你要称呼自己是驴,那我也没办法……”鸠山大辅摊了摊手,说道:“乔山君,不要反抗了,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家人的……”

“家人?我哪里还有家人!”

宇文乔山忽然暴怒了起来,一脸怨毒的盯着秦风,说道:“我唯一的孙子就是被他杀死的,秦风,你果然是那老鬼的好徒弟,让我临到老年还承受了丧子之痛……”

“承认你是宇文乔山了?”

秦风并没有躲避宇文乔山的眼神,而是目光平静的看了过去。说道:“一日为师终生为父,师父待你如何,你竟然勾结那女人残害师父,让师父一生郁郁寡欢,你百死不得赎其罪……”

秦风的话声虽然很平静,但那平静的话语中,却是蕴含了刻骨的仇恨,秦风知道,师父临死前看似豁达。但心中还是留下了深深的遗憾和对宇文乔山的愤恨。

“那老鬼活该,谁让他管我的事情……”宇文乔山打断了秦风的话,大声说道:“我尊他是师父,但是他也别想干涉我的事情,挡我路者,只有死!”

“那今日是谁要死呢?”秦风深深的吸了口气。他强压住自己的火气,才没现在就出手。

“想让我死?哈哈哈哈……”宇文乔山忽然狂笑了起来,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,还在那里拍胸顿足。

“笑够了吗?”秦风开口说道:“笑够了就去死吧,我回师父那里祭拜的时候,会告知他这个消息的……”

“小子。你以为自己修为强,就能让我死了吗?”

宇文乔山止住了笑声。慢慢站直了身体,说道:“你到底还是嫩了一点,想要让我死,这里的所有人,也包括你在内,都要给我陪葬……”

宇文乔山说着话举起了右手,在他的手上。赫然拿着一个和鸠山大辅手中一模一样的引爆核弹的遥控器,而宇文乔山的大拇指。此刻正按在那个红色的按钮上。

“你……你拿的是什么东西?”见到宇文乔山手上的遥控器,鸠山大辅吓了一大跳,连忙说道:“乔山君,你……你那个也是核弹的遥控器吗?”

原本以为场内众人的性命尽数掌握在自己手中的,眼下宇文乔山手上突然又多了一个遥控器,等于增加了很大的变数,鸠山大辅的心自然是慌了起来。

“你个蠢货,要是不说把我交出去,我怎么会拿出这个东西来?”宇文乔山冲着鸠山大辅啐了一口吐沫,对于这个像个垃圾一样要把自己扔掉的人,宇文乔山也是恨不得让他现在就去死。

“你……你竟然敢骂我?”鸠山大辅心头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来,他发现事情似乎有点失控了。

“我为何不敢骂你?我现在让你给我跪下!”宇文乔山握着引爆器,阴测测的说道:“你那个引爆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
本章换源阅读
X